位置:主页 > 剧照 >

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硝烟四起的战场驰骋突围,一阵阵火辣辣的痛让张寒不禁心中一紧

来源: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 时间:2017-04-24 13:24 浏览

《特工皇妃楚乔传》全球首发“楚乔出鞘”先导片,壮汉双拳紧握,钢筋般的肌肉充盈而鼓胀,肌肉上的青筋一根根地显露无疑,只是他的左臂却比他的右臂粗壮一些,看着有那么一丝不协调。这壮汉不是别人,就是凤城酒楼的“头锅”老张头,而站在他对面不敢呼一丝大气的少年,便是他在十五年前斑獐山上捡回来的张寒。看到老张头的手放了回去,张寒心中突然放缓不少,原本死气沉沉的他,转眼间便嬉皮笑脸了起来:“哎呀老爹,那一群穷酸先生,一天到晚之乎者也,好生无趣,我觉得书中有些观点并不全对,拿出来和先生们探讨,他们却顽固不化,非说我大逆不道。我倒是觉得,爹爹和叔叔们在厨房里把各式食材变成美味佳肴更加有趣!”将春夏交际的温和氛围瞬间引燃。奴籍少女楚乔(赵丽颖饰)手持旌旗,在硝烟四起的战场驰骋突围,排山倒海般的磅礴之感燃爆每一帧画面。此外,深谋远虑的宇文玥(林更新 饰)、为爱至死不渝的燕洵(窦骁 饰)以及高贵可人的公主元淳(李沁饰)也在先导片中纷纷亮相,人物各自的魅力相互擦出奇妙火花。
 
  新浪娱乐讯 《特工皇妃楚乔传》全球首发“楚乔出鞘”先导片,将春夏交际的温和氛围瞬间引燃。奴籍少女楚乔(赵丽颖饰)手持旌旗,在硝烟四起的战场驰骋突围,排山倒海般的磅礴之感燃爆每一帧画面。此外,深谋远虑的宇文玥(林更新 饰)、为爱至死不渝的燕洵(窦骁 饰)以及高贵可人的公主元淳(李沁饰)也在先导片中纷纷亮相,人物各自的魅力相互擦出奇妙火花。
 一个鬓角发白的粗鲁壮汉弓着腰,脸上的横肉紧绷着挤出了羞愧的微笑,极尽客气地对一位坐在房间上首的方巾老书生讪讪说道:“先生请用茶,不知这次过来又有何指教?若是这竖子又犯了什么事,我必将严惩不贷!”说罢便把强挤的微笑瞬间收了回来,铜铃般的眼睛狠狠瞪了瞪站在一旁的少年郎,眼中迸发出的愤怒与威严使那少年郎不禁打了个冷战。少年郎原本抱在胸前的双手被这眼神吓得瞬间垂了下来,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也瞬间收敛了起来。

 

  “唉,五年前你苦苦哀求,把这孩子送来了我们天府书院读书。要知道,我们天府书院可不是人人都能读的,我见这孩子实在是天资聪颖、智力超群,古籍名言,过一目而不忘,我才偷偷走了个后门,收了他。但是他……唉!”老书生重重地摇了摇头,顿了顿,继续说道:“他竟然敢反对古今圣贤之学说,说出皇权不是神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这,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教出这种学生真是愧对书院,愧对圣贤啊!”说罢便对天作揖,脸上浮现出几许羞愤之情。少年郎看到老书生如此惺惺作态,心中顿觉好笑,“嗤”的一声,便真的笑了出来。随即,壮汉那杀气腾腾的目光便狠狠地落在少年郎身上,他立马收住笑容,头垂得更低了。

  只见那壮汉极不协调地对老书生作了一个揖,随即客客气气地说道:“朱老先生切莫为这娃儿动了肝火,待老子,不是,待我把这逆子狠狠教训一通,再给老先生送回去,这次一定不会再犯了!”说罢又恶狠狠地盯了少年郎一眼。

  “罢了罢了,我来你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五年来,我来多少次了?以前捉弄一下先生,把院长珍兽园里的鸟兽偷了来吃,在寝室里偷偷生火做饭把圣贤书烧了那么一两本我也不再提了。每次都念想着孩子实在聪明过人、才思敏捷,又实在是一块璞玉,只是欠缺一点雕琢。但这次他竟然讲出了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并且不知悔改,要是别人知道我教出了这种学生,不但是我,就怕我们整个学院,都要被他弄得名誉扫地,毁于一旦咯!”朱老先生又再次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忿忿说道。

  “这次我真的会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逆子,打他个半死不活,再医好送还给先生,我必将……”壮汉话还没说完,朱老先生便打断他道:“你纵然打他,把他打个半死不活,他口服心不服,心中依然存在这些大逆不道之邪门歪道,也是无用。我这次来,也不是指望着向你告状,只是发生了这些事情,我天府书院实在是容他不得,你也无须再把他送回书院了,老儒就此告辞!”说罢躬身作揖,愤然拂袖而去。

  朱老先生离开之后,房间里突然安静得可怕,壮汉瞪着少年一动不动,那少年更是垂着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就连呼吸,也在尽力控制着。

  

  过了许久,老张头突然举起他的左手,张寒瞟到这一幕,虽然老张头手还没下来,但几年来隔三差五臀部传来的一阵阵火辣辣的痛让张寒不禁心中一紧,憋着气,把自己所有力量聚集在臀部,等待着这一巴掌的来临。只是老张头这次却没打下去,手举到半空,又缓缓地放了下去,随即平静地说道:“这书终究是被你读不成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书里面的东西,我都不懂。我和你几个叔叔,又都是厨子,没有文化,便想让你去上学,学学文化,将来或许可以不用像我们一样做这些腌臜的工作。”

  “我却不这样觉得,我反而觉得厨师是一样很高尚很伟大的职业,刀切酸甜苦辣,油炸粗细长短,炒出悲欢离合,蒸煮阴晴圆缺,一把勺子翻沧桑,一口铁锅架乾坤!”张寒认真地说道。

  老张头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我的好儿子,读过书就是不一样,虽然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就是听着很舒服,很受用!我们这满手血污满身大汗的工作也能被你说得那么漂亮!”继而便把笑容收了回来,认真地对着张寒说道:“那你是真的想跟着我学厨?”

  “是的爹爹,我从小就想和你学厨。”张寒坚定地说。

  老张头拍拍张寒的肩膀便说道:“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厨子的儿子不会做菜岂不是让人笑话?那你明天开始就跟着一砧李大力叔叔先学学刀工吧。”

  “不能直接跟着爹爹学吗?”张寒不解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