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剧照 >

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制作人谭璇根据剧集特点匠心打造,陈奇上学的时候陈父也给陈奇打了

来源: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 时间:2017-04-24 13:24 浏览

《特工皇妃楚乔传》先导预告片战争场景气势恢宏,一招一式行云流水陈奇一扫之前的阴霾,先是把衣服放在了衣柜,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不得不说这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是真的很好。想到之前那个小兰说的五千房租,应该是真的。这个房子比陈奇以前的家高档了不知多少,连摆设都很是讲究,看着都赏心悦目。联想到之前那个小兰所收的微不足道的房租,陈奇心中对其不禁多了几分好感。,奴籍少女一步步摆脱命运的枷锁始终不忘最初信仰,对情感一片赤诚,对下属不离不弃,精致独特的电影质感与由声到画散发出的信仰魅力十分燃,期待正片!
 
 
 
先导片的节奏由最初的缓慢不断酝酿波澜,尔后突然迸发出强烈的节奏感,对比强烈,堪称大气磅礴。而楚乔也由低微的“铁铃铛”奴隶摇身化为身手不凡的女战士,以清晰饱满层次和脉络呈现了故事。值得注意的是,剧集由金牌导演吴锦源倾情执导,擅于通过剧情发展体现人物的成长。先导片中的配乐《谍》为顶尖音乐制作人谭璇根据剧集特点匠心打造,为高燃的先导片再加持一层“神力”。除此之外,好莱坞制作团队也鼎力加盟特效制作,令人赏心悦目的色彩运用、精细华丽的服装道具都透露出大剧精品应有的风范,而电影大片的质感和细腻的画质更让每一帧画面都能与海报媲美。
夕阳西下,一片晚霞,异常的的美丽。

 

  睡了一下午的陈奇醒了,陈奇还是和以前一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睡一觉,睡醒了就仿佛一切都是新的开始。而且刚醒来的人脑子一般都是最空,也是最明白的时候。

  陈奇在床上坐了起来,他望着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但是渐渐的他那双清澈的双眼变得不一样。

  即使再怎么样,我也应该好好的生活下去啊,一定会有一家团聚的时候的。陈奇心中是这样想。

  “咕~…”还在想事的陈奇,这才感觉到肚子的饥饿。自从昨天中午在学校吃了中饭以后,到现在一直就没有进食,陈奇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嘴唇也因为长时间没沾过水,有了一层死皮。

  的确应该好好的“进补”一下。

  

  所有的家具都是现成的,连日常用品都是准备的十分齐全。

  收拾好了一切,陈奇看着床上的两万多块,想到还是先存起来吧,放在房间里他不放心,只要留着一小部分够自己日常开销就行了。

  陈雄原先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办了一张银行卡,但是陈奇很少用到。陈奇上学的时候陈父也给陈奇打了一些钱,但陈奇根本没用过。

  陈奇把书包也带上了,毕竟这么多钱带在身上很不方便,还可能会被抢。

  陈奇就这样背着书包出门了,门的钥匙女人在陈奇付完房租之后便给了他。陈奇在楼下看到了那个小兰,她还在看电视,打了个招呼:“兰姐。”因为房租的缘故,他对这个小兰还是有着不少好感的。

  兰姐只是向他微微一笑,样子极其妩媚。眼光对他晓得极其有兴趣的样子,但并没有说什么,便转头继续看电视了。

  陈奇出了楼向街上走去。到了街上,陈奇惴惴不安,这是他第一次带着这么多的钱去银行。陈奇目光总是注视着来往的行人,生怕有人抢了他的钱,但来往的路人并没有对他多看一眼。陈奇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银行,走过去。还好,现在是晚上,并没有什么人在自助取款机那里。

  陈奇走了进去,把钱从包里拿出来存了两万五。存钱的时候,陈奇看到卡里还有两千多,陈父看来还是蛮关心他的。

  陈奇存好钱之后走了出来,身上还有两千多,也算“小有身家”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还是先给自己的肚子来点福利吧。”说完陈奇便向街上走去,寻找着可以饱餐一顿的敌方。

  陈奇最终来到了一家小吃店里,这个店环境很好,也是他选择这里的原因。

  陈奇点了很多吃的,他是真的太饿了。点好之后就坐了下来。

  就在他等菜上上来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十三四岁时,光头小眼睛,有点胖。

  当陈奇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陈奇。

  “胖子。”

  “奇哥。”

  两个人都嘿嘿一笑。

  “胖子,你怎么来这里呢,也是吃东西?”

  “当然,来这里不吃东西,难道是来看美女啊。”

  “来,一起吃吧,来,坐这里。”陈奇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嗯,也好。”胖子说完就坐了下来。还给陈奇散了一根十块钱的黄金叶。

  陈奇接了他的烟就直接点了起来,刚吸一口便又皱起了眉头。

  “怎么,奇哥嫌弃我的黄金叶没你的黄鹤楼好抽吗?”胖子开玩笑的说。

  “不是。”陈奇随口道。

  “怎么了,奇哥不高兴吗?”胖子也看到了陈奇皱起的眉头。

  “没事,就是一些家庭缘故。”陈奇刚说完,服务员便端着菜过来了。当服务员快走的时候,陈奇向服务员要了两瓶酒。陈奇虽然平时抽烟,但酒是真没喝过。

  胖子知道陈奇不愿多说,就没有再问了,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聊着。两个人抽着烟喝着酒,之后聊的多了,陈奇也逐渐忘了那些烦恼,和胖子聊的不亦乐乎。

  胖子,全名陶剑。人如其名,有点贱贱的。是陈奇在学校少数几个玩的来的,陈奇第一次抽烟,便是这小子带的。后来两人经常一起在下课的时候去厕所抽烟。

  当两个人吃饱喝足了的时候。

  “奇哥,我先走了,不然回去晚了,被我爸知道了,他该削我了。”胖子傻笑着说。

  陈奇笑着回他:“回去吧,你这个没出息的。”

  “哎,没办法,我老子管的严,我在学校的时候还没什么,一回到家他就对我那样。先就这样吧,这两天有空一起出来玩啊。我家就在附近,有事电话联系。”胖子边说边起身向门外走去。

  陈奇抽着烟,没有再说话,他刚刚在喝酒的时候,直接把胖子的那包烟拿了过来,胖子没有说什么。他知道陈奇有烦心事。

  陈奇连抽着两根,才起身付账离开。陈奇虽然是第一次喝酒,但他一点没感觉到电视里那些喝醉酒的人的醉意。只是走路的时候有点轻飘飘的。

  陈奇在回去的路上,又抽了起来。边走边抽。

  等陈奇走到所住的大楼里的时候,望向小卖部,小卖部已经没有人了,兰姐不知跑哪里去了,也许是睡觉去了吧。陈奇没有多想,一会到回到房间,就立马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好以后便裹着浴巾,坐在客厅看着电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陈奇看着无厘头的电视剧。看到搞笑片段的时候也会笑。仿佛就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年。

  看到一半陈奇又不自觉的抽起了烟。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就这样,陈奇一直看到了大半夜,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直接睡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