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分集剧情 >

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赵丽颖更新时间 每天更新几集

来源: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 时间:2017-04-24 13:27 浏览

特工皇妃楚乔传电视剧赵丽颖更新时间 每天更新几集:他也没想到薛辛会在这个时候出头,白老心里那叫一个苦啊,他还指望着薛辛能够化解流感危机,解救白家的困境呢,如果折在了这里,那白家可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这年轻人,什么都好,怎么这么冲动?

  然而,几个黑衣保镖已经将薛辛团团围住,所有的保镖身高都在两米以上,刚过一米八的薛辛在黑衣人群中已经看不到人在哪了。

  然而,薛辛只是冷笑一声,双手飞快的闪烁,银针接连射出,几个黑衣人顿时被扎成了刺猬。

  哦?有意思。燕少转过身子,他从小修炼武学,听觉超乎常人,薛辛的手段已经全被他听在了耳里。

  这是银针封穴吗?对了,他好像就是那个名噪一时的小中医,叫什么来着?

  燕少已经看出了薛辛的手段,他饶有兴致的看向薛辛的方向。

  此时,薛辛正拉着白可馨的手,从几个黑衣人中挤出来。

  看着薛辛和白可馨暧昧的动作,燕少依旧没有开口,身份地位到了他这个层次,是绝对不会对蚂蚁一般的小角色动手的,那样岂不是降低了身份?

  不过,燕少不动手,可不代表薛辛不动手。

  他一把将白可馨拉过来,狠狠一把搂住,白可馨惊呼一声,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竟然没有再动。

  燕少的腮帮子微妙的抽动了一下,依然没有发作。

  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但是两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薛辛的意思是:白可馨是我老婆,有种你来咬我啊?

  燕少的意思是:我静静的看着你装逼,但我保证不出三个日夜,你老婆就会被我压在身下,********,而你将会被一群大汉@#¥%#%。

  “燕少,这小子有些门道,要不要我出手?”一个虎睛猴腮的瘦小男子低头示意。

  “不用,他还不配你出手,这种小角色,不过是人前做做样子罢了,就让他得瑟。”燕少手一扬,将虎睛猴腮的男子拦了下去。

  “可是,他都对白小姐那样了!”男子依然不肯让步。

  “猴子,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想再去锁妖塔一次?”燕少冷冷道。

  “小的不敢,小的遵命。”男子虽然不甘心的退后,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薛辛,那眼神简直就要将薛辛生吞活剥。

  “哈哈哈!~~~绿帽子都带在头上了,竟然还装的有模有样,像你这样的孬种,我薛辛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我是不是该奉承你两句?肚大能容?波澜不惊?不如我再给你加点儿猛料吧?”薛辛说完,一把侧过身子,用手捏住白可馨的下巴,用力抬起,张口就吻了下去。

  “射撸,离婚撸(色狼,你疯啦)!”白可馨张大了双眼,挣扎无用,反抗之言被堵在嘴里,含糊不清。

  白可馨还想反抗,但她的身体已经绵软无力。

  没错,她曾看不起他,因为他只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小子。

  没错,她曾讨厌她,因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

  没错,她曾拒他千里,因为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可是现在,当眼前的男人真的伸手撕开她的保护膜时,她却无法拒绝,因为曾几何时,她早已想摆脱那层膜的束缚。

  罢了,怎样都好,放纵吧!如果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话,放纵一回又何妨?让那些无聊的条条框框,恼人的利益纠葛都见鬼去吧!

  白可馨张开嘴,放肆的迎接着薛辛的舌。

  而薛辛这边,也是惊讶万分。

  给我停下来啊!!

  薛辛本打算装个逼刺激一下那个不可一世的燕少,谁知这一吻下去,竟然停不下来了,白可馨较小的唇上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让薛辛欲罢不能。

  “哇~~~”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惊呼起来,但燕少不动,谁也不敢当出头鸟,所以没有人打扰他们,二人尽情拥吻,天荒地老。

  燕少的牙齿咬的嘎嘎直响,紧握的拳头里,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很好,很好,你虽然是个垃圾虫子,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希望你也有足够的实力来迎接我的注意,别被我一眼就给瞪死了。”

  薛辛和白可馨都没有理会他,春宵一刻,千金难得,谁管他?

  无视,是比装逼更大的挑衅。

  燕少再也忍不住了,回头对一帮黑衣保镖说:“你们还愣怔干什么?给我把这小子生吞活剥了!”

  “是!”黑衣保镖领命。

  “少主,那我……”猴腮男问。

  “也给我上啊!”燕少一脚踢在猴腮男的屁股上。

  燕少所有的手下都懵逼了,这还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少主吗?他们自从给燕少打工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燕少这么失态,这小子到底什么身份?简直太牛逼了。

  然而,就在这帮人虎视眈眈,团团围上薛辛的时候,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让这一帮人生生愣住。

  只见其中一个之前被薛辛银针封穴的男子“哇哇”的叫了起来,简直如同扒皮抽经,凄厉无比。

  就算是这些刀口舔血的保镖打手们,也听的头皮发麻。

  “又TM的怎么了?”燕少气急败坏。

  “燕少,都怪小的,我刚刚看前面的兄弟招了那薛辛的道,我就想着是不是把银针拔下来,他们就能恢复行动,谁知道……”其中一个小弟慌忙道。

  “你是白痴吗?有点常识好不好?中医高手下的针能随便拔吗?”燕少一脚将那小弟踹飞,“别管那些了!谁弄死这小子,我给谁赏金千万。”

  黑衣人大军疯狂的冲向薛辛。

  此刻,薛辛终于停下了嘴上手上的动作,刚刚的几分钟里,薛辛不仅将白可馨口里给尝了个遍,双手也没老实,白可馨那对发育良好的小白兔,已经在他的双掌的揉捏下,变换了十来个形状。

  “色鬼……”白可馨整理了一下被薛辛弄乱的上衣,抬起头。

  却正巧装上无数黑衣人如狼似虎的向他们冲来,白可馨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薛辛反应神速,一个闪身,便将白可馨挡在了身后。

  此刻,薛辛的银针储备充足,无论对方有多少人,都只是靶子而已。

  他双手抽出十来银针,作势就要射出。

  谁知他刚摆好架势,那些冲上来的黑衣人就齐刷刷的停住脚步。

  毕竟刚刚那个大汉的惨样他们都见到了,一个个都害怕被薛辛的银针刺中,纷纷抱头捂脸,乱成一团。

  哈?我还啥都没干呢。

  薛辛被这些人给逗乐了。

  “真是一群饭桶!养你们干什么?明天你们都别来上班了,全都给我滚蛋!”燕少一拳砸在门框上,此刻他只想静静。

  然而,燕少的打手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饭桶的。